"

黑斯廷斯战役

"

黑斯廷斯战役(Battle of Hastings)是1066年10月14日,英格兰国王哈罗德·葛温森(Harold II)的盎格鲁-撒克逊军队和诺曼底公爵威廉一世(William of Normandy)的军队在黑斯廷斯(英国东萨塞克斯郡濒临加来海峡的城市)地域进行的一场交战。

黑斯廷斯战役

黑斯廷斯战役——英格兰国王哈罗德·葛温森和诺曼底公爵威廉一世进行的一场交战

英格兰国王,威廉一世的次子——威廉二世,威廉二世的生平简介

  威廉二世(William II),又名"胡佛",或许是因为他的红脸颊外观,他是征服者威廉的三子,自1087年成为英格兰国王直到1100年。其势力也覆盖诺曼底,以及在苏格兰也具有影响力。但他在扩大威尔士的控制上表现并不是很成功。虽然威廉是个具有战斗力的军人,但是他是一个冷酷无情的统治者。威廉本人的性格似乎很暴躁。他以凶悍和暴烈的性格给人们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他终身未娶也没有私生子。他最宠幸的是兰道夫·福莱蒙巴德,他于1099年被任命为达勒姆主教。这很大程度上源于政治需要,从中可以看出这是一个重要的封建封邑。

image.png

  人物生平

  威廉二世(又名"红脸威廉",或许是因为他的红脸颊外观)(1056年-1100年8月2日)是征服者威廉的次子,自1087年成为英格兰国王直到1100年。其势力也覆盖诺曼底,在苏格兰也具有影响力。但他在扩大威尔士的控制上表现并不是很成功。

  虽然威廉是个具有战斗力的军人, 但是他是一个冷酷无情的统治者以及在他统治的地方只被少数人喜爱; 在盎格鲁萨克森年代史的记载, 他是"被所有的人民所痛恨"。当然,这也并不算是很出人意料。在那个年代,编年史的写作一般是由教会人士编写的,长久以来他们坚持反对胡佛。在诺尔曼传统中,威廉胡佛是很并不是很看得上盎格鲁萨克森民族和他们的文化的。(Cantor 1993, p 280)

  威廉本人的性格似乎很暴躁。他以凶悍和暴烈的性格给人们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他终身未娶也没有私生子。他最宠幸的是兰道夫·福莱蒙巴德,他于1099年被任命为达勒姆主教。这很大程度上源于政治需要,从中可以看出这是一个重要的封建封邑。据说威廉二世是一个同性恋者。

  早年生活

  威廉确切的出生日期不详,但日期是位于1056年和1060年之间。他出生于他爸爸在诺曼底的公爵领地,而这领地在适当的时候会由他的兄长罗贝尔二世·柯索斯继承,在他的青年时期,由于他是家族中第三个儿子,尽管接受了法式教育,但是他也只可能成为一个伟大的贵族而不是国王,征服者威廉的二儿子,也就是他哥哥的死使他得以成为王位的继承人选。由于他是父亲最钟爱的儿子,他得以在父亲死后继承王位。尽管他们最小的弟弟,亨利一世于1091年年发动的政变促进了他和他长兄的和解,但是总体上他们两兄弟的感情并不融洽。

  三兄弟的感情不睦源于1077年或者1078年发生在雷加的一段往事:威廉和亨利,因为无聊于是想要作弄一下他们的弟兄罗伯特,他们在楼上的门廊上对准罗伯特泼污水。这一行为激怒了罗伯特,他深以为耻。事情至此,兄弟间的争吵不可避免,最后,他们的父亲,威廉一世国王都被迫介入,在他的调解劝和下才勉强恢复了兄弟间的关系。

  外表

  根据玛尔斯伯里的威廉的记录,威廉胡佛是一个"短小粗壮,大腹便便,穿着华丽,时尚流行。尽管人性格粗暴,但是他仍留着一头金色的长发,发型中分一直披到脸上,这样就可以遮住他已经微秃的前额,在他红色,易怒的脸上,有一双变色眼。皮肤上则微有雀斑"。(Barlow)

image.png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为什么会爆发黑斯廷斯战役?黑斯廷斯战役的发生背景

  黑斯廷斯战役(Battle of Hastings)是1066年10月14日,英格兰国王哈罗德·葛温森(Harold II)的盎格鲁-撒克逊军队和诺曼底公爵威廉一世(William of Normandy)的军队在黑斯廷斯(英国东萨塞克斯郡濒临加来海峡的城市)地域进行的一场交战。

blob.png

  背景

  "私生子"诺曼底公爵吉约姆二世(即征服者威廉)的表亲英国国王忏悔者爱德华没有子嗣,并曾许诺在其死后王位为威廉继承,但爱德华并不止向威廉承诺了王位,挪威国王哈罗德·哈拉尔德作为爱德华的近亲,也受到了他的王位承诺,至于爱德华为何要这么做,只能归咎于当时的英格兰政治环境,因为诸多大贵族对于王权的蔑视和严重的地方叛乱,用许诺王位换来几个有力的外部盟友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但这也必定会在他死后为这个国家带来战争。

  1066年,爱德华驾崩,大贵族哈罗德·戈德温森被推举为英格兰国王,威廉凭借曾经的许诺,以诺曼底公爵的名义发动了取得英格兰的王位的战争,威廉在法国国内召集了一大批追随者,加上由威廉祖上三代经营的法国诺曼底的土地上的诺曼人军队,加上在教宗亚历山大二世的支持,发动了对英格兰的入侵,1066年9月29日,其军队出发后在英吉利海峡被飓风延迟,导致他们花了更多的时间在海上,但这反倒帮了威廉,因为此时哈罗德已经率领英格兰境内的绝大部分士兵北上低于挪威国王的攻击,所以威廉在未遇到任何抵抗的情况下登陆了英格兰南岸的村庄佩文西。

  传说威廉登上海滩后不小心面朝下摔倒。为了不在其军队面前出丑,他双手捧沙站起来喊到"我拥有了英国的土地!"(这个故事与恺撒侵略不列颠的故事相似;也许是威廉的传记作者为了让威廉与恺撒有更多的共同点而编造的。)

  当听到威廉军队登陆的消息之后,刚歼灭挪威国王哈拉尔三世的入侵军队的英格兰国王哈罗德二世,急忙召集他所能找到的所有军队,然后南下御敌。哈罗德在黑斯廷斯至伦敦的道路上布置了他的军队,具体地点是在距黑斯廷斯六英里的森拉克山丘。他的后方是安德里达森林,前方是一个山谷。后来此战发生地被称作巴特尔("Battle",意即战斗,位于英国之东萨塞克斯郡),以纪念这个事件。

  英王的军队据估计为八千人以上,全部为步兵(英国士兵骑马到战斗地点,但到达之后下马步战)。 其士兵包括正规兵(通常为土地拥有者),专业战士包括皇家卫队,还有一些临时征集的农民士兵。他们主要武器有剑,枪和威力强大的丹麦斧,防具有锁甲和圆盾。前锋是一排用盾牌结成的盾墙。前锋之后是正规军,最后是农民。整个军队沿山脊布阵(阵亡士兵倒下之后,后面的士兵可填补空缺),但是由于英军刚与挪威人打完斯坦福桥战役,实际上已经无力再进行战斗。

blob.png

  10月14日早晨,威廉公爵将他的军队在英军阵前展开,诺曼底军队的军队数量与英军相仿,军团包括了威廉自己的诺曼军团,盟军布列塔尼军团和法国与佛兰德军团,甚至还有来自意大利的诺曼海盗。诺曼贵族们提供了威廉物资支持对英格兰的入侵以

  换取在英格兰的领地和头衔。普通士兵的军饷以现金和战利品支付,还包括得到英国封地的希望。诺曼军队以经典中世纪阵型展开,包括了三个军团-诺曼军团在中心,布列塔尼军团在左翼,法国-佛兰德军团在右翼。每个军团包括了步兵,骑兵和弓兵,并有弩兵。战斗开始时弓兵和弩兵站在战阵的最前列。

  传说威廉的御用吟游诗人和骑士--爱乌泰勒佛,请求其主人威廉让他第一个冲锋。威廉同意了他的请求,泰勒佛孤身冲向英军,挥舞着他的:推锴共⒏叱?殴虐娴穆蘩贾?。这个故事最早的描述说一个英军骑士出阵迎击,但泰勒佛迅速将其斩首,并用他的头作为上帝保佑诺曼侵略军的见证。后来一些12世纪的来源说泰勒佛冲进了英军阵型,击毙了一到三名英军士兵,然后阵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黑斯廷斯战役打了多久?黑斯廷斯战役的过程及结果

  黑斯廷斯战役(Battle of Hastings)是1066年10月14日,英格兰国王哈罗德·葛温森(Harold II)的盎格鲁-撒克逊军队和诺曼底公爵威廉一世(William of Normandy)的军队在黑斯廷斯(英国东萨塞克斯郡濒临加来海峡的城市)地域进行的一场交战。

blob.png

  过程

  9月28日,威廉率约1.2万人的军队(封建征召军队,内含骑士骑兵)在英格兰南岸顺利登陆,安营扎寨。虽然哈罗德的军队(国王侍卫队和征召兵)数量上和威廉一世的军队相近,但装备较差,很多盎格鲁-撒克逊士兵使用的武器多为投矛、石斧、投石索和近射程弓箭。盎格鲁-撒克逊军队没有骑兵,征召兵都由平民组成,几乎没有受过训练。

  10月14日,哈罗德率军在黑斯廷斯附近的森拉克岗上占领了阵地,军队摆成方阵,后方茂密的杨树林,向后撤离时能有效的避免敌人的骑兵追击和从天而降的箭雨;军队正面埋设了尖桩栅栏,再加上阵地处于一座小山上,敌人千方百计接近精锐士兵组成的盾墙后必然是精疲力。?婧笥植坏貌幻娑匀隹搜啡说某っ??Ⅺ而侧翼的斜坡陡峭,对方只能以一个很小的宽度来进攻盾墙;英格兰人简直占尽了一切地理优势,由此可以看出哈罗德虽然不顾一切的与诺曼人仓促开战,但如此精妙的战术部署证明了他过人的军事才能。

  反观威廉的部队,军队采用三线配置:弩手、步兵和骑兵均匀分布在三个方阵中,三名不同的指挥官各自领导一方,威廉作为总指挥率领中军,虽然其余两名指挥官的才能略逊于威廉,但他们所率领方阵的战斗力也不可小觑。

  战斗由诺曼弓兵和弩兵的齐射开始,从约100米的距离向盎格鲁-撒克逊军队射击。但是由于诺曼弓的威力不强,诺曼弩兵也未装备绞盘装置,所以无法穿透英军的盾牌,并且大部分弓箭飞到了英军后方的地上,此轮弓箭攻击未对英军阵线造成任何伤亡或影响。诺曼军通常依靠拣敌人射来的箭以维持攻击,但是英军由于匆忙行军,并未带弓兵迎战。

  接下来诺曼步兵和骑兵进行了冲锋,由公爵本人和公爵的两个兄弟巴约的厄德和罗贝尔带领。在前锋线上,步兵和骑兵与防守的英军正面交锋了,但是由于英军使用威力强大的丹麦长斧,这一轮攻击只留下了一堆被砍倒的战马和尸体。英军的盾墙仍然坚不可摧,英军士兵开始高喊"神圣的十字"和"滚出去,滚出去"。

  然后,左翼的布列塔尼军团与英军盾墙接触。由于对英军威力强大的防守没有经验和没有准备,布里多尼士兵迅速溃退。英军的右翼,可能是在英王哈乐德的兄弟的带领下,冲出了阵型,下山进行追击。但是在平地上,没有盾墙的保护的情况下,此部分英军迅速被诺曼骑兵冲垮并屠杀。

  诺曼领主们注意到了英军士兵喜欢无意义追击的心理,开始命令诺曼骑兵重复使用"诈败":由战术骑兵队实施佯攻,然后撤退,诱使盎格鲁-撒克逊军队离开自己的阵地展开追击,进而使得盾墙丧失完整性,而下来的盎格鲁-撒克逊军队遭到诺曼底步兵和骑兵的有力打击而溃败,在这一天中,诺曼骑兵在英军防守阵线前多次进行了攻击和溃退的表演。每次英军都会有一部分士兵追击看起来正在溃败的敌人,但每次都被诺曼骑兵回头歼灭。

blob.png

  晚些时候,诺曼军停止了攻击并重新集结,开始正面全力攻击英军盾墙,每次攻击都让盾墙弱了一分,并留下了大量的英军和诺曼军士兵的尸体,在这一天快结束时,英军的防线已经几乎要崩溃了。诺曼底军队的步兵和骑兵的多次冲锋已经令英军防线极其薄弱,英军的防线已经充满了战斗力较低的农民征召兵。但是威廉开始担心,如果夜晚来临,那么他自己同样疲惫的军团必须休整,也许必须回到船上,那时他们将成为英国海军的猎物。为此诺曼军准备进行孤注一掷的最终冲锋,威廉命令其弓兵和弩兵再次站到了前列,这次弓兵调整了射击角度,大部分弓箭落到了后方缺少防具的征召兵头上,造成了哈罗德的大量后备军力遭受伤亡。

  正当诺曼步兵和骑兵接近时,英王哈罗德被弓箭射中,受到了致命伤。通常认为他的眼睛被一支弓箭穿透,但是也有诗人卡门描述哈乐德被威廉亲自带领的诺曼骑士砍成了碎片。贝叶挂毯也显示了他被诺曼骑士砍倒的画面,所以与卡门的描述相符。实际上哈罗德真正的死因很有可能是因为面部中箭,然后被冲上来的诺曼士兵用武器所杀。

  诺曼军的最后冲锋冲垮了英军左翼和右翼的防线,并开始向英军中心移动。英军防线开始动。?芮椒老咭丫?卸啻Ρ慌德?勘?黄。大部分征召兵在听到了英王倒地的消息后便开始从战场上溃散。紧随其后的的诺曼军占领了山头,开始追击逃兵。而哈罗德的皇家卫队"龙旗军团"和"战斗者军团"在余温尚熄的哈罗德周围围成的一个环形,顽强的抵抗着冲上山头的诺曼人,在最后一名亲卫被砍倒后,无人保护的哈罗德则很可能被诺曼士兵阉割并切成了碎块。

  只有一小部分英军成功退入了森林,一些诺曼士兵追击英军进入了森林,但在黑暗中被伏击并歼灭。威廉在刚刚占领的土地上休息了一晚上,然后开始了他的诺曼征服工作。他的军队在黑斯廷斯进行了约两个星期的休整,同时等待着英格兰的领主来向他表示服从。然后当他认识到了没有人会来表示服从的时候,他开始向伦敦进军。他的军队在十一月由于痢疾而大量减员,威廉本人也病倒了。但是他仍然带领着他的军队向首都进发,他的军队分三个纵队跨越了泰晤士河,此时威廉声称将围攻伦敦。

  在伦敦附近,英格兰贵族们进行了多次小规模的抵抗,均以失败告终,幸存的英国领主们开始内讧。以伯爵爱德温和莫尔卡,伦敦州长艾瑟格,新英王埃德加二世为首的贵族(为了抵抗诺曼军,而被推举为英王,但还未来得及加冕威廉就已攻至伦敦)出城对威廉表示了服从,无论如何,曾在不久前击溃了最后一次维京入侵的英王哈罗德阵亡了,威廉于圣诞节在西敏寺被加冕为那年的第三个英格兰国王。

  从此,英国被带入了血腥的中世纪。

  后来,在黑斯廷斯战役的这片遗址上建起了巴特尔修道院(意即"战斗修道院",真名为圣马丁修道院),在其高高的圣坛上矗立一个铭牌,标示着哈罗德战死的地方。巴特尔这个聚居点也沿修道院四周发展,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城镇。

blob.png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黑斯廷斯战役谁输了?黑斯廷斯战役中战死的国王:哈罗德·葛温森

  哈罗德·葛温森(古英语:Harold Godpinson,英语:Harold Godwinson,1022年-1066年10月14日),有时称为哈罗德二世,盎格鲁-撒克逊时期韦塞克斯王国的末代君主。

  忏悔者爱德华去世后,王后之兄哈罗德即位。他的王位受到挪威国王哈拉尔德三世及诺曼底公爵私生子威廉的挑战。哈拉尔德三世首先入侵了英格兰北部,哈罗德二世率领亲兵组成的精锐急行军反击,在1066年9月25日于斯坦姆福德桥战役中击败挪威人,哈拉尔德三世阵亡。诺曼底公爵威廉迎来了海风的转向,终于举兵登陆了英格兰,在入侵了英格兰南部之后,直指伦敦,哈罗德二世被迫率领疲惫的部队回援并占领了通往伦敦路上的有利位置。1066年10月14日英诺两军决战(黑斯廷斯之战),结果英格兰军队战败,哈罗德二世本人亦战死。诺曼底公爵威廉进入伦敦加冕为英格兰国王。

blob.png

  诺曼人入侵时期

  斯坦姆福德桥战役

  由于英格兰国王忏悔者爱德华于1066年1月去世,这触发了一系列围绕英国王座的战争。这些觊觎王座的人

  遍布西北欧,他们中的挪威国王哈罗德·哈拉尔德集中了300艘船只,携带了大约15000人的军队,入侵英格兰。他于9月抵达英格兰海岸并汇合了由托斯提·葛温森带来的更多的来自于弗兰德和苏格兰的补充兵员。托斯提在与他的长兄哈罗德(当时已被选为国王)争吵后,被剥夺了诺森伯兰伯爵的爵位后并于1065年被放逐。托斯提参与了1066年春天以来的在英格兰的一系列失败的进攻。1066年夏末,在前进到约克之前,入侵者沿乌斯河航行。在城外他们于发生在9月20日的Battle of Fulford击败了由墨西亚伯爵埃德温和他的兄弟诺森伯兰伯爵摩卡带领的北部英国军队。由于这次胜利,入侵者得到了约克的投降,入侵者在短暂的占领该城并掠走人质和给养后,又回到了Riccall的船上。入侵者与诺森伯兰媾和以换取其支持哈拉尔德登上王位,同时也要求从整个约克郡给予更多的人质。

  此时哈罗德二世正在南英格兰防御从法国而来的由征服者威廉带领的入侵者,威廉是另一个英国王座的觊觎者。当得知了挪威的入侵后,他带着他的侍卫(houscarl)以及尽其所能召集来的领主(thegns)日夜不停的一起快速向北。在4天内,他的队伍从伦敦到约克郡,一共行进了185英里,这绝对可以让挪威人大吃一惊。当得知挪威人已经要求在斯坦姆福德桥交接其他人质和给养,哈罗德二世迅速穿过约克郡并在9月25日于约定交接地点攻击了挪威人。直到英军出现在入侵者的视野,入侵者才发现敌军已在眼前。在此次战役中,挪威人大部被歼灭,哈拉尔三世也在战斗中阵亡。

blob.png

  黑斯廷斯之战

  哈罗德虽然在斯坦姆福德桥大破挪威军队,但自己的军队也是元气大伤。国王的兄弟曾直谏过哈罗德:"诺曼底公爵空国远来,孤注一掷,利在速战。但英格兰国王自战其他,有臣民拥戴,粮秣补给无难事。为确保胜利,国王理应尽量避免冒险犯难……"

  但哈罗德对这些忠谏一概置若罔闻。哈罗德急忙召集他所能找到的所有军队,然后南下御敌。在黑斯廷斯至伦敦的道路上布置了他的军队。英王的军队据估计为八千人以上,全部为步兵(英国士兵骑马到战斗地点,但到达之后下马步战)。 其士兵包括正规兵(通常为土地拥有者),专业战士包括皇家卫队,还有一些临时征集的农民士兵。前锋是一排用盾牌结成的盾墙。前锋之后是正规军,最后是农民。整个军队沿山脊布阵(阵亡士兵倒下之后,后面的士兵可填补空缺)。

  10月14日早晨,威廉公爵亦将他的军队在英军阵前展开,诺曼底军队的军队数量与英军相仿,军团包括了威廉自己的诺曼军团,盟军布列塔尼军团和法国与佛兰德军团,甚至还有来自意大利的诺曼海盗。诺曼贵族们提供了威廉物资支持对英格兰的入侵以换取在英格兰的领地和头衔。诺曼军队以经典中世纪阵型展开,包括了三个军团-诺曼军团在中心,布列塔尼军团在左翼,法国-佛兰德军团在右翼。每个军团包括了步兵,骑兵和弓兵,并有弩兵。战斗开始时弓兵和弩兵站在战阵的最前列。

  战斗由诺曼弓兵和弩兵的齐射开始。但是由于诺曼弓威力不强,诺曼弩兵也未装备绞盘装置,所以无法穿透英军的盾牌,并且大部分弓箭飞到了英军后方的地上,此轮弓箭攻击未对英军阵线造成任何伤亡或影响。诺曼军通常依靠拣敌人射来的箭以维持攻击,但是英军由于匆忙行军,并未带弓兵迎战。

  接下来诺曼步兵和骑兵进行了冲锋,由公爵本人和公爵的两个兄弟巴约的厄德和罗贝尔带领。在前锋线上,步兵和骑兵与防守的英军正面交锋了,但是由于英军使用威力强大的丹麦长斧,这一轮攻击只留下了一堆被砍倒的战马和尸体。英军的盾墙仍然坚不可摧,英军士兵开始高喊"神圣的十字"和"滚出去,滚出去"。

  然后,左翼的布列塔尼军团与英军盾墙接触。由于对英军威力强大的防守没有经验和没有准备,布里多尼士兵迅速溃退。英军的右翼,可能是在英王哈罗德的兄弟的带领下,冲出了阵型,下山进行追击。但是在平地上,没有盾墙的保护的情况下,此部分英军迅速被诺曼骑兵冲垮并屠杀。

  诺曼领主们注意到了英军士兵喜欢无意义追击的心理,开始命令诺曼骑兵重复使用"诈败"战术。在这一天中,诺曼骑兵在英军防守阵线前多次进行了攻击和溃退的表演。每次英军都会有一部分士兵追击看起来正在溃败的敌人,但每次都被诺曼骑兵回头歼灭。

  诺曼军终于停止了攻击并重新集结,开始正面全力攻击英军盾墙,每次攻击都让盾墙弱了一分,并留下了大量的英军和诺曼军士兵的尸体。

  在这一天快结束时,英军的防线已经几乎要崩溃了。诺曼底军队的步兵和骑兵的多次冲锋已经令英军防线极其薄弱,现在英军的防线已经充满了战斗力较低的农民军。但是威廉开始担心,如果夜晚来临,那么他自己同样疲惫的军团必须休整,也许必须回到船上,那时他们将成为英国海军的猎物。为此诺曼军准备进行孤注一掷的最终冲锋,威廉命令其弓兵和弩兵再次站到了前列,这次弓兵调整了射击角度,大部分弓箭落到了后方农民军的头顶,造成了大量的伤亡。正当诺曼步兵和骑兵接近时,英王哈罗德身先士卒,中箭身亡。君主殒命,英军气夺,全线撤退。

  诺曼底公爵威廉赢得了黑斯廷斯会战的胜利,英国的前途从此刻得到了决定性的决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威廉在这次胜利以后所采取的战略,同样也是值得重视的。此后,他又没有直接向伦敦进发,而是首先占领了因格兰西南部的多佛尔,从而保障了自己海上交通线的安全。而在后来到达伦敦郊外之后,他也没有直接强攻城市,而是对伦敦城进行坚壁清野。由于面临着饿死的危险,当威廉达到贝尔克汉斯提德以后,伦敦不战而降。

相关新闻阅读